財經

中小銀行資本補充熱情升温 更多渠道加速打通

作者:

發佈時間:2021-11-19 10:49:54

來源:經濟參考報

中小銀行掀起新一輪“補血”小高潮。Wind數據統計,截至11月18日,包括永續債、二級資本債、可轉債在內,今年銀行發債規模已超1萬億元,其中中小銀行在發債數量上佔據絕對優勢。從渠道來看,債券與定增、優先股等股權融資方式相比,仍是銀行資本補充主要渠道,其中永續債和二級資本債佔據“大頭”。與此同時,在政策支持下,越來越多中小銀行通過配股融資、轉股協議存款、地方專項債等新興工具進行“補血”。

儘管我國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持續推進,總體進程較好,但當前銀行資本補充工具仍存在覆蓋範圍小、發行門檻較高的問題。對此,業內人士建議,在銀行增強自身“造血”能力的同時,可以進一步拓展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創新資本補充工具,支持中小銀行發行新型資本工具和二級資本工具。

密集發債 銀行“補血”需求旺盛

根據中國債券信息網披露信息,齊商銀行擬在11月19日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以下簡稱永續債),本期債券發行規模為15億元。

不只齊商銀行,近期多家銀行拋出融資方案擬補充資本,銀行“補血”再度迎來一波“小高潮”。例如,11月12日中國銀行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正式發售500億元二級資本債券(第二期),此前建設銀行、平安銀行分別完成了450億元和300億元的二級資本債發行,僅這三家銀行的二級資本債發行規模已經超過去年同期的兩倍。

此外,鄭州銀行於11日發行永續債,計劃發行規模為100億元,用於補充其他一級資本。山東榮成農商行、廣西羅成農商行、貴州烏當農商行、安徽潛山農商行、安徽休寧農商行、內蒙古太僕寺農商行、安徽太湖農商行及湖南湘鄉農商行等均在近一個月披露定向發行説明書(申報稿),擬分別募資不超過1.96億元、1億元、6億元、1.5億元、1.01億元、8400萬元、1.5億元和6億元,補充核心一級資本。

從渠道來看,債券仍是銀行資本補充主要渠道。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18日,永續債發行規模5031億元,二級資本債發行也達到4642億元。

從發行主體看,中小銀行發債數量佔據“大頭”。更多中小銀行“小步快跑”湧入發債“補血”隊伍,絕大多數金額為數億元上下。

光大證券金融業首席分析師王一峯表示,今年以來,銀行信貸投放維持了較大強度,資本消耗加大。為此,銀行除內源資本補充外,積極運用配股、可轉債、永續債、二級資本債等多樣的資本工具進行外源資本補充;同時,通過加大輕資本業務發展力度、優化信貸投放結構等方式,減緩資本消耗壓力。

多銀行試水新型資本補充工具

資本充足是商業銀行經營的底線,也是監管機構開展銀行業審慎監管的核心。銀保監會16日發佈數據顯示,2021年三季度末,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67%,較上季末上升0.17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2.12%,較上季末上升0.22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80%,較上季末上升0.32個百分點。

在政策支持下,中小銀行“補血”渠道明顯拓寬,除發行債券外,通過配股融資、地方專項債、轉股協議存款等新興工具進行資本補充的銀行也越來越多。

今年以來,宣佈配股融資的上市銀行達到3家,分別為浙商銀行、寧波銀行和青島銀行。相比定增,一般銀行較少選擇配股方式來補充資本。

作為補充中小銀行資本的創新資本工具,轉股協議存款也有多個銀行試水。吉林環城農商行日前與吉林市人民政府簽署轉股協議存款合同。此前,江西銀行、九江銀行均發佈公告稱,擬申請轉股協議存款業務對接地方政府專項債資金,全額補充其他一級資本。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表示,轉股協議存款拓展了部分中小銀行補充資本渠道,有助於提升抗風險能力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尤其是推動中小銀行聚焦小微民營企業服務。這種方式存款資金規模一般較大、存款期限較長,對銀行機構而言,資金來源穩定。

專項債發行也進一步提速。河南銀保監局日前披露,河南省257億元規模支持中小銀行發展專項債券資金陸續落地。據統計,截至目前,已有廣東、山西、浙江、四川、遼寧、內蒙古、廣西等十餘地區陸續披露中小銀行專項債發行情況,合計發行規模已達2000億元,其中河南、遼寧、內蒙古、山西發行額較大,均在150億元以上。

“年初以來,國內銀行補充資本的一大亮點就是‘資本工具’多樣化,出現配股、可轉債、永續債、專項債等創新方式。”周茂華指出。

融資渠道仍需進一步拓寬

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不良率往往受當地經濟環境和產業結構、銀行自身業務經營理念和風險控制水平等多方面的影響。“從三季報看,在受到疫情衝擊和經濟下行壓力的雙重影響下,中小銀行資產質量保持基本穩定,不良貸款率穩中有降,實屬不易。”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認為。

不過業內人士也表示,對於中小銀行而言,資產質量面臨的後續壓力依舊較大。據天風證券測算,若未來三年上市銀行保持2020年末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變,2021-2023年的資本缺口將達1283億元、2739億元和5431億元。

面對後續的資本補充壓力,董希淼建議,首先,需要國家對中小銀行原有的資本補充工具進行調整,同時創新資本補充工具,支持發行新型資本工具和二級資本工具。其次,中小銀行自身也要轉變觀念。例如,適當降低分紅比例,通過利潤留存來補充資本,中小銀行股東對此要給予充分的理解。再次,要夯實發展的基礎,促進轉型發展,多發展輕資本業務,減少資本消耗。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殊資產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任濤表示,資本補充的目的在於提高風險抵禦能力,因此外源資本補充的根本在於使其不斷提升內源資本補充的能力,即給予其資源和政策支持,使其逐步由外源資本補充過渡到更多依賴內源資本補充。

責任編輯:蘇琳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cj.ope8.info. all rights reserved